首页AG直营平台 AG平台 AG真人游戏

齐俊杰:写字楼租金下跌!这些曾经的风口行业今年彻底凉了

2019-12-24

  首先,电商,无论是号称社交电商的淘集集还是满大街的生鲜电商,基本都在2019年宣告终结,淘集集当时号称要做下一个拼多多,2018年8月上线,迅速获得了知名机构的投资, 今年8月的时候,就宣称有1亿用户,但是,淘集集生不逢时,今年的创投市场要比哪年都要寒冷,连续融资发生中断,终因为资金无以为继而倒下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靠烧钱和补贴得到的用户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,一旦遭遇资本寒冬,生意就会出大问题。

  最后我们简单总结一下,生意有两个属性,一个是对别人有价值,另一个就是对自己有利润,前几年创投热潮中,资本疯狂入局,大家只关注了前者,而忽略了后者,最后浪潮退去,发现大家都忘了穿裤衩,从2019年开始,创投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热了,未来会逐渐回归生意的本质,烧钱的生意会越来越艰难。那些大规模失血的公司,即便躲过了2019,在2020年恐怕也不会很乐观。

  其次,长租公寓,去年还风生水起的长租公寓市场,今年却遭遇到了一记闷棍,可谓是暴雷一个接一个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国爆仓的公寓品牌在50家左右,而很多人预计2020年,中小型长租公寓机构将进入到真正的寒冬,面临政策严,融资难,获客难的困境,同时随着国有租赁房源的大规模开业,还将面对更加强劲的“竞争对手”。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也是没有生意模式,租金回报率不到1%,光靠资本扩张,通过快速收钱慢慢付钱建立资金池,搞着搞着就变成了非法集资。最终只要是资金无以为继,就会瞬间暴雷。而且跟其他破产不一样的是,由于它是资金池,所以一旦破产可能还涉及刑事案件,还有无数的受害者等待赔偿。

  写字楼租金下跌!这些曾经的风口行业今年彻底凉了

  第五,互联网金融,这是高端写字楼的主力军,也是倒下最干脆的行业,自打2018年行业持续暴雷以来,互联网金融这个生意大幅萎缩,没有风险投资再敢投这个行业,而之前的资金池也面临清算,所以大批破产倒闭,有的写字楼也出于安全考虑,点名道姓绝不租给互联网金融企业,这就让这个行业有一种墙倒众人推的感觉。现在基本上以省为单位要求团灭,这个行业应该说已经彻底凉透了,未来可能会向炒币和财富管理公司蔓延。

  写字楼其实是城市经济的写照,连写字楼都没人租了,很显然就是经济出了问题,今年很多创业公司,也都没能熬过这个寒冬,倒在了2019,这其中还有不少都是之前的风口行业,也是之前租用写字楼最大,或者说是雇佣员工做多的地方。

  最近,临近年底,写字楼租赁市场可谓极其惨淡,北京CBD地区的写字楼租金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,一些很核心的地段,租金已经降到了每平米每天5-6块钱,这在前几年是不可想象的。数据显示,2019年四季度,受中央商务区的中信大厦和正大中心等项目相继入市,为市场带来约58.8万平方米的新增供应影响。2019年北京全市甲级写字楼年度供应量超百万,全市甲级写字楼总存量攀升至1114万平方米。北京写字楼空置率同比上升。跟北京差不多的是深圳和上海,这种超一线大城市的写字楼空置率在不断地上升,数据显示,深圳的写字楼空置率甚至超过了20%,北京空置率也达到了15.9%,上海空置率更是以18.5%创下了近十年新高。那么未来会怎么样呢?专业机构戴德梁行刚刚发布了市场预测,预计明年写字楼市场将继续供给大于需求,价格也会继续回落。

  写字楼租金下跌!这些曾经的风口行业今年彻底凉了

  第六,还有直播,单车,互联网装修,房产中介等等行业,今年都是急转直下,葱少的熊猫直播都没挺过寒冬,曾经不可一世的爱屋及乌更是在年初就倒下了,这些都将成为2019年的标志性事件。

  第四,线下教育,英语培训的巨头之一韦博英语都也出了大问题,这个行业的投融资今年下降了一半,主要由于线上教育扩张太猛,导致用户被分流,而线下教育则受到严格的规定,对场地要求很高,前期投入的店面成本巨大,所以一旦用户下降,会迅速滑落到盈亏平衡点以下,形成持续亏损。所以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就这么被颠覆。而线下教育大规模倒下,也是写字楼租金不景气的主要原因,一下就空出了好大的面积。但是线上教育也未必就好多少,前两天vipkid的创始人米雯娟告诉公众,他们的获客成本平均4000元,这么高的成本想盈利恐怕也是难上加难,一旦后续投资中断,估计也有分分钟陷入困境的风险。所以这个行业颇有些同归于尽的意思,就看谁能挺到最后。

  第三,电子烟,这是2019年最火的行业之一,卖手机的罗永浩都宣布转型电子烟,但是11月的时候国家宣布了网售禁令,行业一夜入冬,老实说单纯从生意角度来说,这个行业是不错的,也大有所为,但其实早在几个月前,有人来咨询老齐这个生意能不能做,我就劝他一定要谨慎,电子烟的本质还是烟草,而烟草在国内可号称是第二税收。这么赚钱的行业,根本不允许民企干,这东西能让你通过电子烟,就彻底放开销售了?显然不可能,一定会以各种方式限制。最后又不幸被我的乌鸦嘴言中了。那个朋友也因为老齐这句话,少损失了上千万。现在见面就说要请我吃饭。